恶棍 高H 作者:九五五五

    人在惊吓的状态下,形容不太好。

    郭思宁也是如此,就像炸了毛的野猫,浑身汗毛倒竖。

    倘若能够自由的话,肯定会跳起来,叼住男人的皮肉,狠狠咬上两口,可眼下,她

    连动弹都不能。

    眼歪嘴斜,一张脸格外狰狞。

    关士岩看得,愣了半晌,就算胃口再好,也得掂量,掂量,由于本性不坏,不禁检

    讨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

    把人吓得变了形,不就是摸摸吗?眼看着就要逼成精神病。

    少得可怜的同情心,微微挤出来点,叹息一声道:“你这是干嘛,好像我真的要害

    你似的!”

    女孩听闻此言,咬牙切齿。

    嘴角裂得更开,道:“你就是要害我!”

    关士岩以前做惯了坏事,杀人放火不在话下。

    回国后,走得道路半黑不白,如今励志要做个好人。

    好人的范围可宽着呢,不过还没把谁逼良为娼,禧龙来的小姐,都是自愿的。

    如今这社会,要找失足少女,少妇,绝对一抓一大把,不是非谁不可,不仅心烦气

    躁。

    为自己开脱:“我怎么害你了,你放心,只要你是处女,我就不碰好吧?如果不是

    的话,我碰了,也会给你个满意交代。”

    郭思宁被吓的六神无主,稍微多点话,便听的云山雾罩。

    本能的问道:“什么交代?”

    关士岩轻蔑的冷哼,坐实了,她非处的推断。

    “给你钱,很多钱!”男人信誓旦旦。

    女孩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钱?她为何沦落至此?

    父亲欠下赌债,昏头昏脑的签下娱乐合约,随后不明不白来到这里,猛地,灵光一

    闪,似乎抓住了事情的关窍。

    到底谁在害他?

    是小概率的偶然事件,还是有人在幕后指使?

    倘若是前者,只能说明M市治安不好,若是后者,那真是阴谋论,目无法纪?会跟

    公司有关吗?

    娱乐圈她不懂,但也知道金主是啥?

    这些个有钱的大爷,看上谁,便要求陪睡。

    本以为离自己很远,没想到近在迟尺,她会沦落到任人鱼肉吗?

    郭思宁气苦,后悔不迭,颤巍巍的问道:“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的?”

    关士岩一愣,接着便是一副无可奉告的嘴脸,女孩知道问不出个所以然,只能退而

    求其次。

    “很多钱是多少钱?”女孩想到父亲的赌债。

    她被吓破胆,倘若对方说话算数,也不算白遭一回。

    只要得到的金钱,足够偿债,便会远走高飞,离开M市,她甚至于K市,都不想回,

    生怕被父亲出卖。

    毕竟如今的遭遇,跟对方脱不了干系。

    关士岩意兴阑珊,手指拨弄着对方的花蕊,语音低沉,想来是心情不大好。

    可郭思宁管不了许多,直接喊出了数字,男人听后,不以为意的放声大笑,好似多

    么可乐似的。

    女孩受到人格侮辱。

    撅起小嘴,定定的看着他。

    男人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低头,从眼罩下擦了擦。

    转瞬换了副面孔,走近些,勾起女孩的下巴,啧啧有声:“漂亮是漂亮,可也没到

    让我一掷千金的地步。”

    郭思宁摇着小脑袋,大失所望。

    “你说过,会给我很多钱的,骗子。”她哭咧咧的指责。

    关士岩的面上覆着寒霜,双眼冷冰冰得看着她。

    欲望来的快,退却的更快,他向来对此掌控自如。

    男人听了她报的数字,便知道对方怎么想,替父还债吗?

    怎么可能一遭就放人,他是商人,不是慈善家,当初在潘桃身上扔的美元,还没挣

    回来呢?

    不过那是情势所迫,不能丢了脸面。

    如今局势掌控,还能被小丫头得了便宜。

    郭思宁连忙放下腿,长时间的被压制,血脉不通。

    动一动便是酸麻难忍,可她必须这么做,以保护自己的贞操。

    同时冷冷的威胁:“你还是放了我吧,爸爸找不见我,会担心,进而报警,你若是

    聪明,就不会甘愿吃牢饭。”

    关士岩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

    伸手点着她的鼻尖,叱骂道:“你那废物老爹报警?你确定吗?”

    郭思宁听闻此言,却是思绪万千,对方认识父亲,要不然不会如此口吻,说不定自

    己遭此劫难,就跟对方有关?

    她昂着脑袋,故作镇定道:“我妈也会给我打电话的。”

    女孩的语气充满不确定,心理泛酸。

    母亲常年旅游在外,上次吵架后,似乎又走了,这次去的哪?好似一个泰国,新开

    发的海岛?

    至于跟谁,她还真不知道。

    何时回来,也没个定论,只让她考虑清楚。

    是否搬去跟她一同居住,也算分派站队,当然女孩当初举棋不定,如今却是后悔不

    迭,没必要为了父亲的烂摊子,赔上自己的一辈子。

    情急之下这么想罢了,真到关键时刻,恐怕还会心软。

    关士岩嗤笑一声,鄙夷得看着她,如同藐视一只蝼蚁般。

    女孩被对方目光刺激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可仍不认输,努力瞪圆眼睛。

    如今这般对话,似乎缓解了对方的紧张情绪,女孩的样貌终于恢复正常,清凌凌的

    水炯,纤细的柳叶眉,还有颇具古典美的小巧脸蛋。

    “你别痴心妄想了,我用不着你操心,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

    说着手指点着她下巴,那里微微凸起,又柔又软,很是有趣。

    女孩恨不能咬断他的手指,哪哪都摸,自己的便宜,被他占的一干二净。

    看着她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关士岩悻悻然的收手,觉得女孩真是桀骜不驯。

    偏头瞥向靠着墙面的木架,缓步走过来,横扫过去,入眼都是MS用具,整整齐齐罗

    列,琢磨着哪个适用,还没想明白。

    3W点PO1⑧点us

    突然听到女孩怯生生的声音传来。

    “我,我想去厕所。”

    关士岩听到了,权作没听到。

    手指扫过口水球,微微挑眉:女孩话真多,为了避免影响情趣,还是闭嘴的好。

    口水球的型号有三种,最小的3.5CM左右,有三个孔出气,黑色的小东西,看上去

    很可爱。

    两边搭配着硅胶带,类似于泳镜带材质。

    郭思宁年幼,小嘴粉嫩可爱,唯独眼前这款适用。

    再此其间,女孩一边憋尿,一边心惊胆战,怕他又冒坏水。

    乳夹带来的疼痛,已经麻木,胸口微微发胀。

    关士岩选好了,目光放出去,抽冷子盯上个东西:手指粗细的小瓶,上面还有一对

    丰硕乳房。

    他拿起来,定睛细瞧。

    上面的使用说明很简单,只需要涂抹乳尖即可。

    男人嘴角带着一抹坏笑,兴致渐高,转身来到女孩身旁,郭思宁看着他手里面的东

    西,就连小便都吓没了。

    “这个,你猜是干嘛用的?”

    他声音平常道。

    可听到女孩耳朵里,却是不寒而栗。

    女孩看着口球,连连摇头,满脸煞白。

    她的五官,没有中国人的扁平,相反比较深刻。

    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即使躺着,也令人赏心悦目。

    这多少,是因为从小就在国外生活的缘故,毕竟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关士岩好心情的歪了歪嘴,将小瓶递到她面前,让她看说明,郭思宁在英国生活,

    对洋文甚是精通。

    没有几行的小字,看的她头皮发麻。

    舔了舔嘴角,哑着嗓子道:“我,我不需要。”

    关士岩冷冷道:“这可由不得你。”

    接着将两样东西,放在皮床的一头,说道:“你不是要撒尿吗?”

    女孩被本压制的生理需求,再次澎湃起来:她在晚宴上,没少吃酸梅汁,如今却是

    急不可耐。

    看着她臊着脸点头。

    男人利落的解开束缚带。

    拽着她的胳膊,钳住她的身体,往洗手间走去。

    郭思宁没有其他想法,只想赶快解决生理需求,因为肚腹涨的难受,她被推进隔断

    里,想要关门。

    男人却横在门当中。

    努努嘴道:“别耍花样,快点。”

    女孩满脸涨的通红,想说什么,可膀胱不答应。

    她夹着双腿,连忙蹲下身,前襟全裸着,只有后背挂着零星破布。

    郭思宁很单纯,思想保守,如今夹着双腿,耷拉着脑袋,憋着尿意,一点点放出

    来,只听到哗哗的响动。

    在偌大的洗手间内,有节奏的回荡。

    关士岩老神在在,目光懒洋洋扫过去。

    直到声音停止,女孩才站起身,没等迈步,被男人拽着,来到花洒下。

    “刚尿完,还是洗洗更干净。”

    他略微嫌弃的说道。

    女孩抱着双肩,瑟缩着,等待着流水浇灌。

    叔父很会享受,水龙头上带有刻度,方便恒温。

    男人聪明,看了眼,飞快调好,抬头:顶喷上,一排排细密小孔,开始渗水,开始

    很小流,转瞬加大,如瀑布般落下。

    温暖的水丝,滑过皮肤。

    驱走身体的寒意,却带不走内心的惊骇。

    关士岩走过去,顾不得水流打湿自己的衣衫,伸手拽下,女孩后背的残破布料。

    对方立刻防卫似的,转身瞪着他,可由于雨幕充沛,只能半眯起双炯,神色迷离。

    带着几分出水芙蓉的媚态,关士岩好心情的勾起嘴角,单手袭向她的酥胸,女孩连

    忙后退。

    男人似乎并不着急,如影随形。

    PS:舅舅也更了

章节目录

恶棍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九五五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五五五并收藏恶棍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