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维纳斯的养成笔记_ 作者:阿瑜小郎君

    第215节 与公主婆婆一起服侍公爹主人2(H)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男人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男人脸色一沉,江陵公主立即就慌了神,连忙道:“没有,没有……我……我……在床上,我……我会好好和……和衣奴妹妹好好相处的。”说罢,她朝着

    一旁的仙奴儿媳轻轻一笑,只是那笑容充分了尴尬和勉强。

    “好,好,好!这才是我的贤妻!”秦长浩哈哈大笑起来,忽的弯身将一旁的仙奴抱起,大步走向通往卧室的侧道。

    江陵公主咬了咬唇,挣扎半晌后,终于还是低着头,跟了上去。

    卧室的门已经被打开,还没等进门,她便听到了里面的呻吟声。

    那呻吟声既娇媚又婉约,还带着些许的清纯,江陵公主心中不禁一郁,她知道,这种天然的无辜的魅惑,最是男人喜欢狎玩的恩物。

    江陵公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迈步走了进去。却见绝美的仙奴儿媳已经被她那无耻的禽兽公爹推倒在圆桌上,塌腰翘臀,而她的公爹主人,则站在她身

    后,一手搂其腰,一手握其乳,胯间的巨阳更是在她的蜜穴间飞快的进出着,在“噗嗤”“噗嗤”的声响中,冒出了越来越多的白沫,直肏得仙子奴媳

    玉体颤抖,娇吟不止。

    “……啊……公爹……主人……慢……慢些儿……”空灵圣洁的绝色仙奴发出阵阵动人的呻吟,她的声音娇媚婉转,却又透着几分清冽、几分清纯、几分无

    辜,混合在一起,却充满了难言的诱惑。

    江陵公主看得目瞪口呆。

    这般激烈的性爱,又是这般俊男美女间的交媾,直看得她这熟妇失魂落魄,身子也不由自主的燥热起来。

    不知不觉间,江陵公主已经自动倚靠在门旁的墙壁上,丰满的胸脯急促起伏,粉面一片晕红,目光迷离,水汪汪的,鼻息粗重,贝齿轻咬,俨然一幅动

    情的模样。

    她眼看着自己的丈夫将刚刚收用的仙媳性奴肏得淫水直流,哀哀直叫的达到了高潮,气质空灵圣洁的绝美媳奴在高潮时的呻吟依然是那样的优美,她的

    屁眼儿如那传言中描述的一样,喷出了类似淫水般的淫液,被摘掉乳夹的奶头也一齐喷出了乳泉,还有她的尿孔儿,竟也失禁喷尿,而且还喷出了类似

    珍珠般的物什(后来她才知道,那是为了给膀胱失禁的媳奴堵尿水的“禁尿珠”,却在仙子媳奴的高潮中被强烈的尿意喷了出来)……而她的丈夫也赫

    赫如兽咆,那根硕长的巨阳肏到最后竟是次次全根而入,每一次全入都会在媳奴平滑的小肚皮上戳出一个杵头突起来——那俨然是肏进了子宫里!

    也就是说,她那可怜的儿媳性奴,每一次交合所承受的都是强烈到极点的宫交,如此娇弱的人儿竟能生生承受下来,甚至还达到了高潮,这……这果然

    是个天生的淫娃啊!

    这个天生的淫娃,自打她嫁进秦府里来,先是勾引了她最疼爱的幼子,又勾引了她最骄傲的长子,如今竟连她的丈夫都为之痴、为之狂……如果不是她

    自己也被手段高明的丈夫调教成了卑微的性奴,江陵公主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然而即使如此,如今她竟也要与之同塌而卧,共同服侍一个男人吗?

    她这个堂堂公主,真要与一个卑微的性奴一起服侍男人吗?

    江陵公主脑子里乱糟糟的,她既对眼中所见的一切感到荒谬和无耻,但同时也被这激烈的欢爱、淫靡的场景所吸引、所蛊惑……不知何时,她的手已经

    放到了自己的胸脯上,放到了自己的裙摆里,她开始动情的呻吟着,而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缠绵……

    忽然间,一声激情的怒吼将江陵公主从迷离的情欲中唤过神来,她眨了眨眼睛,才发现那对激情中的男女不知何时又变成面对面的姿势,她的浩郎如一

    头雄壮的野兽,紧紧的压在仙奴儿媳的身上,铁铸的双臂从她的膝弯穿过,紧紧的握住她的饱满玉乳,强健的胸膛更是与仙奴的樱红乳头紧密相贴,甚

    至将那对丰挺肥嫩的奶瓜挤成了两团奶饼!激情嘶吼过的他将嘴紧紧堵住仙奴的小嘴,两人唇齿相接,吻得滋滋有声!强健的腰胯如利斧般避开仙子曲

    缩的双腿,几乎将她的双腿劈成了一百八十度的直线!两人的下体紧紧贴合,湿漉漉的阴毛和硕大的精囊死死贴在仙奴儿媳鼓胀饱满的阴阜上,那雪白

    晶莹的“白馒头”上的殷红印章已经被蜜汁湿透,江陵公主甚至能瞧见男人的精囊在一次次的鼓胀、收缩!而每一次胀缩,都意味着一股浓稠的阳精射

    进了他的儿媳妇的子宫里……

    江陵公主彻底瘫软在地。

    桌上的公媳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过了好一会子,那位公爹大人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儿媳的粉唇,然后缓缓起身,将自己的巨阳一点点的拔了出来。

    一股浓白的“细线”也跟着一起流出,淋淋漓漓的流淌到了地板上,很快就在那里形成了一团精洼。

    秦长浩也不甚在意。他抖了抖自己的大鸡巴,看到它不曾完全变软,不禁有些得意。然后他抄手抱起已经昏迷过去的仙子儿媳,将她送到了他与公主同

    床共枕的床榻上,并顺手抄了个枕头,在她的臀下垫好,让那些精不再外流。

    之后,他转过身,望着倚在墙根下面色潮红、目光迷离、浑身酥软无力的公主妻子,不禁露出一丝讥笑,然后,他一步步走过去,轻松将她抱起,一边

    走向床榻,一边熟练的剥除着她身上的衣物,待将她放到床榻上时,这位高贵端庄的公主殿下,全身上下只余贴身的肚兜和亵裤了。

    今年46岁的江陵公主,虽然已经是做奶奶的人了,但得宜于天生丽质,以及养尊处优的生活和宫廷秘方的精心保养,肌肤依旧十分水嫩,并富有弹

    性,身材也是极佳,再加上那娇美的容颜、高贵的气质,看上去就像是三十岁的少妇,极具成熟女人的魅力。

    若是以往,夫君大人能如此对她,江陵公主心里该不知有多兴奋多快乐,但今天,她却是有些羞赧和不安。她不曾反抗,却也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身

    体,双臂也呈防御性的交叉在自己胸前。

    “怎么?公主不赏脸吗?”

    “不!不,不是!”江陵公主顿时慌了。

    “还请公主宽衣,为夫最喜欢看公主自己宽衣的样子了。还有公主的那对骚奶子,为夫也是极爱的。”

    这便是她的夫君啊!平时一本正经,而一旦到了床上就变得极为邪魅,总说些淫词浪语羞辱她,并逼迫她也跟着说些骚话淫话,他的大鸡巴是那样的厉

    害,总是将她肏得死去活来、欲仙欲死……这样的浩郎,她怎能不爱?又怎能失去?

    江陵公主心里又是畏又是爱,顿时就迷迷糊糊的应了。

    等她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亲手将葱绿色的肚兜儿解开了,两只饱满圆硕的肥乳顿时弹跳了出来。

    这是江陵公主对自己身体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浑圆如球,饱满似瓜,雪腻如脂,无论是规模还是乳型还是触感,都是女人中的佼佼者,即便是她的父皇和皇兄的三千后宫佳丽中,能有她这般妙物

    的,也是寥寥无几。

    年龄虽已过不惑,但这对妙物却也只是微微下垂,虽不如丰挺时傲人,但却更映衬出她这对奶子之丰硕撩人。

    只是如今与自家儿媳相比,却是略有不如,但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她相信,在玩够了仙奴儿媳的雪滑嫩奶后,自己的成熟与绵软,也定会给浩郎别样

    的享受。

    果然,浩郎欺身而上,首先把玩的就是她胸前这对美乳,他一边把玩,一边淫笑着点评道:“……嗯……与衣奴相比,公主夫人这对奶儿略小些,弹性

    也不甚足,但却更绵软,手感也很细滑,像是打了粉一样,嗯……不错,不错……”

    男人一边点评着,一边将身体紧紧与江陵公主贴合在一起,他的双手先是都聚在双乳之上,之后一只手开始上下游动,所过之处,点起了道道撩人的情

    火,江陵公主被他撩拨的意乱情迷,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忘了自己的公主身份,忘了与贬作性奴的儿媳共处一榻,共侍一夫……此时的她,只渴求快

    乐,只渴求夫君大人恩赐她快乐。

    她的愿望很快就满足了。男人硕大的阳根猛的戳入江陵公主的屄穴——相比精心保养仍如花信少妇般的胴体,让她的屄穴已颇为宽松,哪怕有着各种

    秘方精心护养,却也挨不住巨阳的长期肏弄。

    她竭力的想要夹紧自己的阴道,想让她的爱人也能享受到性交的快乐,但很快,她便在巨棒的戳刺下败下阵来,那被迫大张着的阴道口随着那巨大阳具

    的粗暴进出流出了一股股湿濡粘滑的秽物淫液,将她臀下的床单浸湿了一大片……随着夫君大人的一次重重的插入,江陵公主发出阵阵哀鸣,她的双腿

    绷得紧紧的,整个身子已经僵直了。无以伦比的快感让她忘记了身份,忘记了礼仪,禁不住大声的喊叫出来。

    忽然间,她恍惚听到身上的男人说了句什么。

    起初她没有听清,倒时第二句话她听清楚了,“衣奴,快过来看看,瞧瞧你婆婆的样子有多媚!”

    当迟缓的思维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江陵公主顿时大吃一惊,她睁眼一瞧,果然看见仙奴儿媳不知何时已经苏醒过来,竟被她的夫君一把捞到了身边

    来,

    然后按着她的小脑袋贴在了她的大腿上,看着这根粗硕而又熟悉的巨阳在婆婆的花径中快速进出,粗暴抽插。

    “啊……不,不要……浩郎……不要,不要这样……衣儿,别看……别看……啊……”

    江陵公主娇羞难耐,但在秦长浩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只得任由仙奴儿媳将自己的艳姿媚态一一看在眼中。

    身心的双重刺激,令江陵公主很快便到达高潮,她的膣道急剧收缩,内里突然喷出大量的淫水……这一刻,江陵公主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空空的,一阵

    阵眩晕的感觉,就好像自己落到了怒涛沧海之中,此时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就像一根救命稻草,不由自主地被他死死地搂住,指甲更是在男人的背上留

    下了一道道的血痕。

    一阵激烈的痉挛后,江陵公主便如一团软泥般瘫软在床榻上,犹如死去一般。

    秦长浩轻松的抽出了自己的硕大凶器,然后对着仙奴儿媳邪邪一笑道:“好衣奴,你婆婆已经不成了,可公爹的火还没泄出去,骚宝贝,该你尽孝道

    了。”

    说话间他便大手一捞,便将刚刚恢复了些气力的仙奴儿媳抓到了怀里,将她摆出了一个四肢伏地姿势,而且还是趴在自己婆婆身上,

    饱满弹翘、像雪般圣洁的蜜桃臀儿向后高高翘起,两片丰隆的臀瓣之间,深邃紧凑的臀沟里潺潺流水,点点清露。粉胯依旧光洁白净,玉壶鼓胀饱满,

    中间一条红润的蜜缝将阴阜分成两瓣,花唇娇嫩鲜艳,中间却似有白浊溢出,望去就似用裹着一团的蜜汁面团来蒸馒头,因为温度升高,令得内里汁水

    朝外鼓胀,馒头蒸熟后,中央之处便被蜜汁撑开,白乎乎的面团崩裂出一道鲜艳的缝隙,而汁水则由缝隙漏出

    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婆媳就这样叠在一起,一个是高贵公主,一个是世家贵女,如今却像青楼妓女般不知廉耻的叠在一起,令秦长浩心中的邪念愈加

    兴奋,

    他熟路轻车地抱住圣洁仙奴,尽情爱抚着她那雪腻洁白的娇媚娇躯,双手捧住那浑圆饱满的肥嫩奶球,揉捏把玩,将那乳嫩腴脂含在口中反复咂摸,只

    觉肉香清爽,甜酪似蜜。

    雪衣被他吃得娇喘不止,芳心都快跳出胸膛,一股酥麻从乳尖蔓延开来,好似烈火般烧遍身子,两颗红樱丹晕的乳头上布满了男人晶莹的口水,更似雨

    后梅花般鲜艳。

    秦长浩吃得兴起,双手抓住圣洁仙奴的纤细腰肢,腰胯前挺,避开仙奴的大腿,将那沾有她婆婆淫水的硕大肉棒一点一点地向着她微微敞开着的红润花

    唇戳去。

    “……嗯……啊……公爹轻些……嗯……啊……”

    虽然刚被肏过,但圣洁仙奴的身体实在太过娇嫩,太过窄小,对于公爹主人的尺寸始终难以适应,巨阳刚一入体,便觉鼓胀难受,过了好一阵子,她才

    将将缓过劲来,但是却明显地感觉到花径里充涨无比。

    今天的公爹主人似乎特别温柔,特别有耐心,往常他都是一杆入洞,大耸大弄,根本不会给她和缓的时间——虽然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转变,但这

    并不影响雪衣表达自己的感恩与驯服。她轻轻夹紧自己的双腿,雪臀轻轻摇摆,发出求欢的信号。

    “哟!小骚货的屁股怎么扭得这么起劲啊?”

    “……嗯……求……求主人肏衣奴,衣……衣奴的骚穴好痒……”

    性奴儿媳的乖巧柔顺甚得秦长浩的满意,他双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将她的上身按下,傲人挺拔的雪腻奶子挤压在身下的公主婆婆胸前,与公主婆婆那对温

    润绵软的饱满雪乳挤在一起,有着说不出的淫靡。

    “噗嗤”“噗嗤”“噗嗤……”秦长浩抓住仙奴的圆润肩头,腰胯开始拼命耸动,大耸大弄,硕大的阳具每一次都抽到龟头将将露出,又次次全根插

    入,两个硕大的精囊不断地撞击在仙奴那涂了蜜的雪白馒头屄户上,直肏得性奴儿媳哀哀娇吟,身心酥软,扭腰摆臀,双手撑在公主婆婆的肩旁,如一

    头冰雕玉琢的母犬般,趴在公主婆婆的身上承受着禽兽公爹从身后的撞击。

    她起初还能勉强保持着支撑的姿势,但很快就浑身酥软的瘫倒在公主婆婆的玉体上,四肢更如八爪鱼一样紧紧与公主婆婆纠缠在一起,“啊啊——不

    要了……啊啊……求主人怜惜……啊啊……”

    然而她的求饶不仅没有得到男人的怜悯,反而让他愈发勇猛,凶狠的抽插一次快过一次,次次都破开宫颈,深入子宫,将仙子撞得如身处一艘怒海孤

    舟,不断的颠簸摇摆,阵阵酥麻快感不断冲击着她的身心,不一会儿,她便“啊啊”尖叫,身体如打摆子一样的达到高潮!

    粉嫩的乳珠立即喷出了浓稠的乳汁,甘美的乳汁径直喷在了公主婆婆的乳房、颈窝和下巴上!江陵公主看得呆愣愣的,看到儿媳高潮喷乳的媚态,她如

    同受了蛊惑般,竟伸手捧住一只硕乳,将嘴巴对准娇艳的奶头嘬咬了上去!

    她竟开始吸吮仙奴儿媳的奶汁!

    这淫靡的场景大大刺激了奋勇戳刺的禽兽公爹,他怒吼一声,将巨阳又一次全根插进了仙子的子宫深处,在那里,他不再强忍,放纵着自己的欲望,将

    一股股的阳精射进仙奴的子宫深处!

    雪衣被公爹主人的精液熨烫的全身酥软,她嘤咛娇啼了几声,汗津津的雪躯无力地瘫下,同样压着一具雪白温湿的胴体。江陵公主怜爱地伸手抱住她,

    朱唇在她融融的粉颊亲吻,安抚着脱力的性奴儿媳。绝美的奴媳也投桃报李,吐气如兰,温柔地在公主婆婆脖颈上奉上香吻,婆媳二人一时缠绵无比。

    而占有了婆媳二人的男人,则舒服的卧在仙奴儿媳那如绵如脂的玉体上,一双大手探入婆媳二人各自胸前,抓住一人一只丰硕撩人的雪腻奶子大肆揉捏

    着,仍没变软的命根子仍深深的留在性奴儿媳的体内,只觉得人生得意,莫过于此。

章节目录

[快穿]维纳斯的养成笔记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阿瑜小郎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瑜小郎君并收藏[快穿]维纳斯的养成笔记_御宅屋最新章节